猪宝小说

已完结

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

时间:2018-03-01 00:00:00 分类:总裁豪门 字数:2053880字 作者:翩然云若

丈夫拥着白莲花登堂入室,两人奋战还不忘让她观摩。 她选择了最虐渣男的办法如下: 和他大哥滚到了一起! 某男:我可以帮你……。 某女:大哥,不要,这么多..... 某男:帮人帮到底,不能半途而废! 一段禁忌的秘爱潜伏,开启非典型的花样虐狗宠妻模式。

精彩试读

江梨落一身疲惫的从公司回家,进小区大门的时候,微胖的中年保安探出头看了她一眼,笑嘻嘻的说:“秦夫人回来了?”

江梨落诧异的瞥了他一眼,在这个豪华的富人区当保安,养就了一双捧高踩低的狗眼,平日她回来,这保安可不像现在这么热情,热情的有些诡异。

她低低的“嗯”了一声,拎着包匆匆走进去,瘦削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中,微胖的保安对着她的背影啐了一口,鄙夷的翻翻白眼:“不就是个被打入冷宫的破落户吗?有什么牛气的?”

不过,他很快想起了什么,那双浑浊的眼睛中绽放出兴奋的光泽,狗血的望着江梨落消失的方向,来回的走了两圈。

江梨落太疲惫了,无暇顾及保安眼中颇有深意的色泽,她低头进了秦家别墅,确切的说是秦家二少爷秦远的别墅,当然,现在暂时是她的家。

玄关处凌乱的扔着两双鞋,一双男鞋,一双女鞋,离鞋不远处,是散落的衣服,还有撕碎的外衫,一片狼藉。

江梨落怔了怔,清冷的眸中掠过一抹复杂,就算再迟钝,她也明白即将要面临什么问题,捉奸在床吗?

她抬目平视前方,视线所及之处,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婚纱照,照片中的女人笑意很浅,白色的婚纱勾勒出她完美的身形,将她高山雪莲似的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她身边的人就是她的丈夫,确切的说是秦家二少秦远,凭心而论,秦远这厮长得不错,一双桃花眼勾魂摄魄,的确有风流的资本。

她素来是理智的,即便遇到这样尴尬的场面,也仅是愣怔了几秒钟,然后就甩掉自己脚上的鞋,从包里摸出手机,悄无声息的来到主卧外。

主卧的门敞开着,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烘托着室内迷乱的气氛,江梨落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欣赏着室内的大战,还真是够投入的,她这么大个活人站在这里,都没有惊动他们。

这种限制级的表演看多了会张针眼,江梨落红唇微勾,俏脸上漾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她背靠着卧室外面的墙壁,把手机对着室内拍摄,这种视频,没准哪天就会派上用场,有个准备也好。

其实只有二十分钟室内便偃旗息鼓了,女人还在纠缠。江梨落唇角再次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银枪蜡笔头,气势摆得足而已。

都说秦远身经百战,看起来强悍异常,现在看来,分明就是以讹传讹,年纪轻轻就得了那种病,又经常过度耗损,等到上了年纪,恐怕会一蹶不振啊。

抬腕看看手表,正是晚上十点钟,冲进去惊动他们,免不得又是一番唇枪舌战,着实让她恶心,就算他们的战斗结束了,在这个到处都充满了狗男女味道的房里,恐怕会影响到她今晚的睡眠和心情。

江梨落悄无声息的从家里出来,冷风袭来,凉意阵阵,她下意识的抱紧双臂,经过门房时,那个微胖的保安没有和她打招呼,却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一个破落户的女儿,竟然也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她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脑中好像在想着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大脑昏昏沉沉的,不知是忙了一天累的,还是晚上看了那场表演刺激的。

街中心立着的巨大的液晶电视中,正播放着一部家庭情感剧,剧中的女主角是个可悲的人物,爹不疼娘不爱的,此时的她正被父亲扇了一记耳光,清脆响亮,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江梨落怔怔的看着大屏幕,忽然想起不久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幕,秦家放了话,要给二少爷秦远娶江家的长女江梨落,若说十几年前,江家还是豪门大户,在A市地位财富首屈一指的秦家也许会考虑和江家商业联姻,可是现在,江家早已败落,是个名副其实的破落户,她实在想不明白秦家为何会挑上了她。

早就听说过秦远的花名,一个处处留情的风流公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沾染上什么恶心的脏病,却要让她嫁过去,她不愿意。

那晚,她哭着求父亲放过她,可是父亲却狰狞着脸,狠狠的赏了她一记耳光:“江梨落,这么多年来,你吃我的,喝我的,现在让你替江家做点儿事,就开始推脱,告诉你,秦家你不嫁也得嫁。”

继母和妹妹在旁边帮腔,添油加醋的将她骂的狗血喷头,在那个冰冷的家里,她从来就没有感受过一丝温暖,那一刻,更是如堕冰窖。

她是烈性子,逼急了,去死也不是做不出来,养了她十几年,父亲还是了解她的,知道她不会为了江家忍辱负重,最终将杀手锏亮了出来。

妈妈,江梨落痛苦的揪着头发蹲在地上,是她无能,妈妈死后都不能让她安息,父亲将妈妈的骨灰从墓地取出来,不知藏到了什么地方,威胁她如果不嫁到秦家,就把妈妈的骨灰撒向荒野。

她是不孝,可再不孝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变作孤魂野鬼,所以,她妥协了,将满腔的血泪咽入腹中,披着新娘的嫁衣,成了秦家的儿媳妇。

江梨落哭了好一会儿,将这段时间受的委屈和惊吓尽数用眼泪发泄出来,哭过之后,才觉得稍稍舒服了一些。

夜风习习,凉意阵阵,一直呆在这里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刚才出来的着急,竟然发现自己忘记带钱包了,就算想在附近订间宾馆,也是不可能的了。

江梨落像游魂一样,飘过街中心,随意的走着,走了不知多久,发现自己竟然迷失了方向,举目远眺,远处黑乎乎一片,高大的建筑物仿佛一个矗立在黑暗中的庞然大物,看起来有几分恐怖。

这个地方陌生又诡异,就算她胆子再大,也觉得寒意顺着后背袭卷全身,还是转身返回去的好。

江梨落一转身,背后一道黑影一掠而过,脖颈后面一阵麻痛,瞬间,她就失去了知觉,软软的瘫倒下去。

章节目录

小说推荐

  • 总裁大人不娶勿撩

    她纯洁美丽,却被他以最霸道的手段强行占有。夜夜纠缠禁锢着她,一次次吃干又抹净,却从来不愿给她婚姻,反而另外有了貌美如花的未婚妻。 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好,现在你不娶我,明天我让你,想娶也娶不到……

    作者:喻火火 总裁豪门 已完结

  • 慕少的秘宠甜妻

    被未婚夫和闺蜜联手背叛,沈微被注射了脑死,不甘就此死去,竟重生到了桐城慕氏集团慕南深的妻子身上。慕南深其人,冷硬狠辣,人称铁面冷神。等等,说的是她眼前的这个人吗?她打架,他递板砖,她跟人吵架,他请了一众律师团加油助威!沈微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这样坦率直白的表达爱意。矜贵高冷的慕先生堵死了沈小姐的唯一的去处,“怪你过分美腻!”

    作者:沈微,慕南深 豪门 已完结

  • 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

    结婚四年,换来的是冰冷的医疗器械破了她的第一次。 二十三岁生日,她的婚礼,他送的生日礼物是妹妹拿着验孕单闯进婚礼现场,甩在她的脸上,将她推至人前羞辱。 他站了出来接受她全部的不堪:“他不娶,我娶,谁敢指点。” 季郁白,江凌市只手遮天的男人,帝都季家嫡系长孙。 离婚又结婚,时染的感受是,更高更帅更财大器粗。 …… 某日,前夫婚礼,他将她按在墙上各种发作,她哭着求,“别在这。” 他讥讽冷笑,“修远?叫这么亲热去隔壁让修远参观行不行?我不怕围观,我担心他羞愧不举。” …… 时染不知,爱情是债,有借必有还。

    作者:落歌 总裁豪门 已完结

  • 满船清梦是星河

    整整十六年,洛星河或许只是做了一场关于江慕白的梦,醒来后被烧成了坟头的一把灰,重生即是希望,是成为天使,还是堕身恶魔?江慕白,这次我是真的不爱你了……

    作者:洛星河,江慕白 豪门 连载中

  • 我的收入可以翻倍

    原本被炒了鱿鱼的陆言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收入居然能够翻倍!陆言:想赔钱却赔不了的寂寞有谁能懂?在线等,挺急的……

    作者: 社会都市 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