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单论女生宿舍发生的事,无疑是因为方琴五人因为好奇玩碟仙引来恶鬼造成,先后三人的枉死也是咎由自取。但是,在这件事的背后偏偏隐藏着一个极为阴邪的局阵。

这件事,也就变得不是那么简单了。

养父不想答应这件事,就是不想卷入其中,偏偏我却逼迫养父,到后来,我才知道这真的是当初太不理智了。

养父提示张权,就是希望校董能够亲自来我们小卖部一趟,只是想要在他口中了解一些事。但是,没有想到借张权之口,校董偏偏就误以为是养父自恃甚高,摆谱……

校董没有现身,但是,养父已经答应了这件事,也惟有尽最大的努力解决此事。我看见他从床底下翻出了木箱,在木箱里存放着他的道袍和法器书籍之类的,物件十分齐全。当然,他不让我碰。

“哎,老伙伴,真不想让你们受累啊。”

我看见养父擦拭着一柄桃木剑,就好像跟熟悉的朋友说话,忍不住调侃道:“爸,它又不是人,你说的话它又怎么可能听得见。”

养父瞥了我一眼,说道:“你不懂。”

我当然不懂,也懒得懂。

将法器收拾一番,养父又画了几张黄符和蓝符。以我的道行,这黄符是可以画出来,蓝符我画出来也是依瓢画葫,根本没有半点作用。“乾儿,晚上我得出去一趟,可能回来得有些晚,你给我留门就行了。”

我好奇问道:“爸,你该不会是夜探学校吧?”

他摇了摇头,道:“我要去见一个老朋友。”

“爸的朋友当然就是我的长辈,但是,从小到大,我还真的没有见过你什么朋友啊。爸,该不会你的这个朋友也是个道士吧?”

养父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反正就是不理我。

越是他不说,越让我好奇。

吃过晚饭,养父让我将银行卡给他,我当然没有犹豫,直接将农业银行的银行卡从钱包里取了出来递给了他。拿着银行卡,养父就出去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我会暗中跟着他。

我一直与养父保留了一段距离,这样才不会被他发现。

养父先是来到农业银行的自动提款机,由于距离太远,我不知道他到底取了多少钱,但是,我却看得见他放了一大笔钱在随身背着的黄布包里。

取完钱,养父拦了一辆出租车,我也赶紧拦了一辆。

“帅哥,去哪里?”

“跟着前面那辆出租车就可以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够保持一段距离。”

“你这是在拍电影还是在抓贼啊?”

我懒得理他,叮嘱他不要让养父的那辆出租车离开视线就可以了。

一直暗中跟着养父,竟然来到了城西郊外。

出租车终于停下来了,养父挎着黄布包来到一幢有些年代的四合院。我赶紧下车,付了车钱,猫身躲在一颗愧树背后,就在养父准备敲门的时候,他的一双眼睛突然朝着我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我可以确定我现在躲的位置养父是根本看不见的,但是,他却开口道:“还躲什么?”

我嘻皮笑脸的从愧树后面走了出来,看着养父问道:“爸,你是不是早就发现我跟着你了?”

养父白了我一眼。“你可是我养大的,你什么禀性,你以为我不知道?”

“嘿嘿,既然如此,那早知道你就该直接带上我啊,也不会白花了车钱。”

“滚过来吧。”

养父敲了三声木门,等了一会,开门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看他装扮有些主流元素,不伦不类,应该不是学生。朝着我们看了一眼,漫不经心问道:“你们找谁?”

“吴子君。”

“我爷爷在里屋。”

在他的带领下,我和养父来到了一间房间,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檀香味道,一个头发须白的老翁盘腿坐在床上,依我的眼力劲,他至少应该有八九十高龄了,不过,他面色红润,丝毫不见颓唐。

养父朝着他行了一礼,开口道:“吴老,要不是今日亲眼所见,我恐怕都认为你早已驾鹤西游了。”

“哈哈。”吴子君开口大笑,在打量我的同时,说道:“小张,你还是那么牙尖嘴利啊,跟你师父还真没两样。这么多年不见,我还以为你早就出车祸死了呢。原本还想给你烧些纸钱,让你在那里活得逍遥,现在看来,这倒是可以省下了。”

之前养父还说是见一个朋友。且不论年龄,这见面就互掐互咒的方式,似乎根本不是朋友之间存在的吧,应该是仇人,那种恨之入骨的仇人。但是,偏偏在两人脸上都能看见笑容。

吴子君指向我问道:“他是你弟子?”

养父摇了摇头,斥责我不懂礼数,我连忙学着养父的样子朝着吴子君行了一礼。“吴老,我叫夏乾,是爸的养子并不是弟子。”

吴子君点了点头。还没有等他说话,刚才带我们进屋的那个家伙显得很好奇道:“你是被遗弃的啊?”

这种问题本来就是我的短疤,而且,刚才我自己已经说明,没有想到这个无礼的家伙竟然用一种面带微笑的方式语气强调再次说了出来。如果换作是平常,恐怕我直接就要火冒三丈,狠狠将他修理一番,毕竟,我自认是打得过他的。“是。”

“我同情你。”

我这心底的小火苗直接腾的就升了起来,双手握紧成拳,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揍他一番。

吴子君瞪了他一眼,说道:“他是我孙子,他叫吴化,父母死得早,我管教不严,还希望小夏不要生气。”

我这一听,握紧的拳头立刻松了,看向吴化嘻皮笑脸说道:“我也同情你。”

但是,吴化根本不以为然……

吴化给我和养父分别倒了一杯清茶,吴子君看向养父说道:“说吧,要什么。”

养父抿了一口清茶,从黄布包里拿出之前在提款机取出的钱,我粗看了一下,大概有两万之多。“我要一张银色邪煞符和护身符,以及四张紫色渡厄符。”

吴子君没有犹豫让吴化将钱接了过去,他闭目良久,睁开眼说道:“这些钱虽然超过了紫符的价格,但是,想要银符,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吧?”

养父点了点头,还没有等他说话,吴子君从中抽出一万让吴化退到了养父的手上。养父道:“你说,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不会坏了你的规矩。”

吴子君又一次的闭目深思,就好像真的睡着了似的,过了半天睁开眼睛却说道:“暂时还没有想到,依我们的关系就先欠着吧。你留个地址,明天下午我让吴化给你送来。”

吴子君说完,丝毫没有留客之意,直接就让吴化将我们赶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才从养父的口中得知,吴子君原来很久以前是一名茅山道士,擅长画符。当然,符箓这种东西我养父也会画,不过,他所画的符箓在我的记忆中只限于黄符和蓝符。

符箓一共分为五种,黄、蓝、紫、银、金,越是靠后的符箓威力就越大。并不是养父的道行不够,而是在画符的过程中需要念咒。凡事都有两面,有利则有弊,越是画高级的符箓,它的弊端也就更加明显,那就是损阴折寿,毕竟,像这种威力大的符箓绝大多数对付的都是恶鬼之类的。这是一种极为损阴德的事,养父不愿意做是因为不想那么快就死。

但是,偏偏吴子君愿意做,而且,他还活得这么长。

据养父所说,这是他的法门,他的道,养父摸不清,也猜不到。总之,在这个圈子里如果需要高级的符箓找吴子君就可以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