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一百零八穴窍,就好像一百零八颗星辰,每次开启一个穴窍,都像是点亮一颗星辰。

秦墨发现,第二个穴窍明明没有开启,却平白无故的增强了八百斤力气,这相当于开启了八个穴窍。

如果只是按照普通的开启一个穴窍,增强一百斤力气,那他现在就等于是开启了十三个穴窍的强者了,比开启了十个穴窍的秦羽还要强一些。

秦羽的极限是四百斤力气,他开启了十个穴窍,有将近一千四百斤力,而秦墨的极限是五百斤力,开启了一个穴窍,却拥有了一千八百斤力气,这要是让部落里的人知道,非得吓死不可。

来不及收拾这石斑熊的尸体,秦墨盘坐在地,内视体内,开始寻找起原因。

约莫一个时辰过去,他终于发现了原因,他的力量增强,是因为肉身突破了原来的极限。

所以,他开启了一个穴窍,依旧只有一百斤力气而已,而剩下的一千七百斤力,全都是源自他的肉身。

“难道说,肉身之力,是可以突破极限的?”一想到此处,秦墨满心欢喜,这对于开启不了穴窍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但很快,他又失望了,他感觉到自己第一个穴窍里,好像有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仔细探查,秦墨终于明白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再想到自己昏迷是父亲秦霖救他离开,他如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颗二星巅峰的蛮熊魔晶,居然用在了我身上!”除此之外,秦墨想不到任何理由了。

虽然心底很是失落,可一想到秦霖对他的好,心不由升起暖意,就像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他的父母对他的感觉。

秦墨没有继续沉浸在这种情绪中,虽然很舒服,但他却将其按在了心底,他知道秦霖越是如此对他,他便越是不能让秦霖失望。

收拾好石斑熊的尸体,秦墨迅速朝下一个狩猎点而去。

时间如梭,转眼间又是半月过去,锤石部落的悲痛气息散尽,人们开始往常的生活。

整个锤石部落,似乎都忘记了一个人,这个人自然是秦墨,他们的少族长,因为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秦墨了。

负责狩猎护卫林侗很奇怪,不知道秦墨最近跑到何处去了,狩猎区没有他的踪迹,部落里更没有他的踪迹。

有那么一刻,林侗甚至怀疑,秦墨已经逃走,心底气恼的同时,不免有些失望。

林侗找不到秦墨,部落里的人也看不到秦墨,是因为秦墨没有回过部落,他已经进入了古兽领地。

自从射杀了那头石斑熊之后,秦墨便来到古兽的领地里,越是危险便越是能磨练人的意志。

但是,在古兽的领地里,秦墨半月里几乎没有收获,身上的干粮早就吃完,就连被他切割好的石斑熊干肉,也都吃的差不多了。

这些日子,他遇到了不止一头古兽,但每一头古兽都给他极度危险的感觉,有一次他躲在一个自认为十分安全的狩猎点,准备伏击一头一星下等的古兽,可羽箭还未射出,那头古兽便感觉到了危险,朝秦墨扑了过来。

一路逃窜,秦墨身上的羽箭全都用光,最后要不是因为走入了另外一头古兽的领地,引起了两头古兽的厮杀,秦墨恐怕早就成了这古兽的腹中之物。

只是半月,他躲在一处隐蔽的山洞内,再次陷入了绝境,他的身体极度疲惫,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深处何方。

虽然这是秦墨自己做出的选择,然而真正面临如此困境时,各种负面的情绪都会涌上心头。

若不是想到秦霖,想到小胖子的那些话,秦墨恐怕早就崩溃了。

然而,经历了半月精神紧绷的状态,秦墨却也不是没有收获,他感觉自己对危险的反应已经远远超出以往,若是以现在的状态去锤石部落的狩猎区,秦墨相信即便是猎杀那些最强的蛮兽,他也有十足的把握。

但前提是他必须得离开古兽的领地。

天渐渐暗下,秦墨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山洞里,在洞口他已经做好了几个陷阱,即便对蛮兽没有作用,却也可以预警。

坐在地上,养息了一会,秦墨拿起几块干肉,生硬的咀嚼了起来。

他虽然已经开窍,可以吸收周天元气化为己用,却依旧需要足够的食物,来支撑一千八百斤力气的躯壳。

但这些日子,他的干肉越来越少,身体也越加饥渴疲惫,每日维持着高强度的消耗,他只是想要突破极限,身体的极限,意志的极限,去打破白色废血带给他的囚笼,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只有突破极限,才有可能开启第二穴窍,只有开启第二个穴窍,一切就都有希望。

吃完肉干,秦墨来不及休息,便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了山洞。

天色已经黑了,但秦墨却不敢掉以轻心,虽然这条路他已经走了数百遍,可他还是时刻注意着周围。

当他行到林子边上时,耳边立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秦墨没有恐惧,反而露出了激动。

走出林子,眼前一片开阔,一条宽约二十丈的瀑布出现在他眼前,这条瀑布比锤石部落后山的那条可要大的多。

这半个月来,他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里,盘坐在水流下,迎着水流修炼肉身,就是为了突破那个极限。

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若是不能突破变强,他就死在这里!

瀑布下,数千丈大小的水潭,远远看去,除了瀑布下的水流湍急之外,边缘处一片平静。

然而,秦墨却知道,这里潜藏着巨大的危机,所有古兽都会来这里喝水,但真正的危机不在水潭的四周,而在水潭内。

秦墨曾亲眼见到,一头一星巅峰黑豹走到水潭前喝水,被水中一条数百丈的大蛇吞了下去,连挣扎都不带。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秦墨选择这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里锻炼的不仅仅是力气,同样锻炼的是意志,当他坐在瀑布下时,他能感觉到水潭下,传来一股可怕的威压。

他不知道这威压的主人是水,可对他这个蝼蚁似乎不屑一顾,所以秦墨才能借助水流和威压的双重压力去突破极限。

冰凉的水流,是刺激他不昏迷的唯一外力,在威压与水流中,他最多可以坚持到两个时辰,以往一旦支持不住,他就会离去。

但这次他决心以下,不突破绝不离开,要么变强,要么死,他别无选择……

不知道过去多久,秦墨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即便经历了蛮熊精血和蛮熊晶核洗练,却也经不起如此强度的消耗,更何况他已经是疲惫之躯。

但秦墨不知道的是,在瀑布外,水潭中已经打起了旋窝,一条百丈长的巨蛇在水中若有若现。

这巨蛇的目标,并不是瀑布下的秦墨,那双腥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天上,好像有什么令它无比畏惧,又无比喜欢的东西即将降临。

同一时间,在水潭的周围,数千丈之外,也出现了一道道身影,若影若现,似乎是畏惧潭中那条巨蛇的力量,而不敢靠的太近。

但它们却并未离去,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出现,值得他们付出生命的代价。

“嗤嗤”湖面上空数百丈的位置,突然发出撕裂般的响声,那虚空像被一只大手硬生生的撕开,露出了黑漆漆的一片空洞。

古兽皆是畏惧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就连潭底的大蛇,都隐匿了起来,可是却没有蛮兽离开。

它们都是呆呆的望着那被撕裂虚空,发出一声声剧烈的咆哮,声音伴随着威压,震动人的耳膜。

“嗖”的一声,一个紫色光球,突然从那虚空裂缝中飞了出来,将整个湖面都映成了紫色。

“吼吼吼”当虚空裂缝消失,当紫色光球悬浮在黑夜的潭面上,所有的古兽都疯狂了,奋不顾身的朝这紫色光球扑了过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